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纪实文字:城中村的良心好房东大郎先生】(02-03)作者:大郎
【纪实文字:城中村的良心好房东大郎先生】(02-03)作者:大郎
字数:7662


                第二章

  菊香姐姐晃着大屁股回去店里的时候,正赶上下班的高峰,住在我屋子里的女人基本也该回来了,小美女虹英是第一个回来的,她是走清纯可爱路线,总是纯棉的卡通T恤配牛仔裤,脚下永远是一双帆布鞋,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小姑娘年龄还不到20,别看她总是一副相对中性的打扮,胸前的规模却不算小,走起路来也能有一颤一颤的效果。

  虹英下班之后喜欢呆在房间里玩电脑游戏,所以平时勾搭她的机会并不算多,不过幸亏我会做一碗好吃的面条,每次做好了面条,我就会给她发个短信,问她要不要吃,每次她都很抗拒,但是又欲罢不能,还总是责怪我:「你害我减肥减不成功,我要你赔。」

  她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说明肯定是没有吃饭的,我得赶紧给她做一碗面条出来。

  「哟,大朗做好吃的呐!咱姐妹两个还没吃呢,大朗快帮我们也下上两碗面,我会付钱的啊。」

  我扭头一看,服装厂的打工妹彩霞抱着胳膊倚在门口跟我说话呢,相对身材高大丰满的菊香姐,彩霞的身材比较娇小玲珑些,看起来年纪三十上下,其实她已经36岁了,装嫩的功夫还是比较到家的,我发现齐刘海的发型真的有很好的减龄效果,还能把她的脸型修饰得更加完美。

  「是彩霞呀,你和杨春都没有吃饭吗?」

  「是啊,谁不知道大朗做的面好吃啊,就盼着你这一口呢,故意留着肚子回来的。」

  哼哼,这个女人最是喜欢占我便宜,每次吃我的面都说要付钱,然后吃完就拍拍屁股走人了,还有她那个姐妹杨春,也是差不多的德性。其实吃碗面也没啥,关键是吃完了要给我上啊。我一般也不会在这种成熟的女人面前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我想上你」的这个想法是直接赤裸裸地写在我的脸上的。我既然已经表现得这么明显,你又不想让我上,那干嘛还来吃我的面?我最痛恨这种只想着得到却不肯付出的女人了,要不是看她们两个长得还不错的份上,我早就想办法轰走她们了。

  但是对于漂亮女人,我向来是有求必应的,在我轰走她们之前,她们还是有一点利用价值的,毕竟她们有时候心情好的时候会让我过过手瘾,卡点油什么的还是可以的。

  「好呀,我这就帮你们做噢。稍等片刻就好。」

  我微笑着点头答应道,我决定稍微教训一下这两个贪吃的漂亮女人,灶台旁的一只碗上面还有刚刚从菊香姐那腥骚的阴道里流出来的精液,唉,归根到底还是来自于我蛋蛋里的蛋白质啊,只是又混合了一些菊香姐阴道里的淫水,我再加点盐和胡椒粉,正好煎熟了给她们尝尝。

  面条很快就做好了,虹英妹妹坐在厨房里吃面的时候,彩霞定下的那两碗也做好了,一块白白的散发着胡椒粉香味的蛋饼状物体被我一分为二放在了最上面。
  「大朗叔叔不公平,她们有鸡蛋,我没有,呜呜呜……」

  虹英妹妹显然注意到了两者之间的差别,很是难过,我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她的肩膀,「虹英不哭噢,知道为什么给她们加蛋吗?」

  「为什么呀?」虹英耸着可爱的鼻子问我。

  「唉,我想了一下,还是不能告诉你,这是大人的事情。」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明年就20了。早就是个成年人了。」

  「那我真的可以说嘛?」

  「今天大朗叔叔必须告诉我,要不然以后再也不敢吃你的面了,都要被你嫌弃了。」

  「哟,做好了呀,怎么也不叫一下我们呐。」

  我趴在虹英妹妹暗香扑鼻的耳边正要说话的时候,彩霞进来了。

  「你个老不羞的,调戏小姑娘呐。」

  「大朗叔叔不公平,给你们加了鸡蛋,不给我加。」虹英真是沉不住气啊,这不是正准备告诉你原因嘛。

  「哎唷,果然是的唉,大朗你今天发什么善心了?」

  「杨春怎么还不来吃呐!」我问了一句。

  「在房间洗屁股呢,她男朋友等下要过来。」

  「唉,我说你们两个,把我这里当做炮房了是吧?」

  「瞧你说的,七情六欲谁没有呀,要不晚上我陪陪你?」

  「切,我才不稀罕!」我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她,她一定是在耍我,又不是第一次了。何况在虹英面前我有必要维护一下自身形象。

  「哟哟哟,今天改了性子还是怎么的。老娘还说看在加了鸡蛋的份上给你点好处呢?」

  「你来真的?」我一下子来了兴趣,也顾不上掩饰了。

  「原来大朗叔叔给她们加鸡蛋是为了跟她上床,哼!」虹英满脸不高兴地放下了筷子。

  「小妹妹不会还是个处女吧,这种玩笑话也当真了?」彩霞一边吸溜吸溜吃着面,一面笑话虹英。

  「那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你碗里有鸡蛋吗?」

  「这个要问你大郎叔叔。」彩霞指了一下我,夹起一块白色蛋饼就往嘴巴里塞。「嗯,味道还行,就是咸了点,还有你家胡椒粉不要钱呐。」

  「哼,你们都欺负我小。」

  「你哪里小了,胸比我还大呐。」彩霞嘴巴尖的很。

  「哎,给我留了吧?」这是杨春端着一盆水出现在门口。

  杨春年纪比彩霞稍微小些,30左右,在工厂妹当中长得也算很漂亮了,身材也好,前凸后翘的,不过她这个人好像没有什么主见,从发型到衣着都是学彩霞,走出门去都以为这是两姐妹。杨春并不是我这里的租客,她就是想打炮的时候会约上男友来找彩霞,她的男友年纪很小的,估计20出头的样子,也是在厂里上班的。

  此时杨春身穿一件薄透的短睡裙,衣服里面竟然没穿乳罩,两只乳头清晰可见,这一看就是彩霞的衣服,杨春个子高,屁股都盖不住,两条光白匀称的大腿就肆无忌惮地露在外面,咋一看还以为下面是赤裸的,仔细一看,原来穿了一条肉色内裤。

  杨春倒完水回来,把那洗屁股的盆往地上一放,就端起碗来大口大口吃了起来。「好吃,好吃,手艺还是那么好,谢谢大朗哥。」

  杨春这个女人有一点好,嘴巴比彩霞甜多了,会表扬人,可是她也没让我上,说什么两人不合适。我知道那是我长得不合适。她大概是不想伤害我,毕竟经常吃我的面,但是又不注意保护自己隐私,经常在我面前大面积露出白花花的肉来,我看着难受啊。

  「咦,这个鸡蛋怎么没有蛋黄呢?」杨春三口两口就吞下了「蛋饼」,一脸纳闷道。

  「蛋黄我用来做菜了,留下一个蛋清,我说你们要吃面,正好给你们煎了。」
  「难怪,我也没吃到蛋黄。」彩霞说。

  「杨春你慢点吃啊,又没人催你。」我说。

  彩霞笑了一下说:「你知道什么,小军马上就要来了,他还加夜班呢,时间有限。」

  「哎,你们两个人声音每次都好大噢。」虹英突然看着杨春说。

  「大人的世界你小姑娘懂啥?」彩霞说。

  「我怎么不懂,我觉得那样叫不好听。」

  「你告诉姐姐,你还是处女吗?」彩霞说。

  「你才处女呢,我都交两个男朋友了。」

  「哦?你这么漂亮,那你男朋友应该很帅吧?」彩霞笑着说。

  「那当然。」

  「你男朋友帅,不一定好使,所以你觉得大声叫不好听。」埋头吃面的杨春突然说了一句。她很少这样说人家,可见虹英的批评让她很不爽。

  「哈哈哈哈哈,就是,快乐的时候干嘛不叫呢?」彩霞大笑。

  「我也能让你快乐。」我憋不住了。

  「去,小心我男朋友揍你的。他可猛了。」彩霞伸手去摸口袋。

  「我都一个星期没看着他了。不会劈腿了吧?」我说。

  「你想多了,我这么漂亮,他上哪找去。」彩霞说。

  这时大门敲响,杨春迅速喝完最后一口面汤甩着两条大白腿,冲了出去。
  「急成这样了。」彩霞冲外面喊道:「你们在床上垫个东西,每次都给我弄湿了。洗床单麻烦死了。」

  大门打开,果然是小军来了,他有点瘦,看起来还算精干,脸长得不难看,我要是能长那样就好了。

  彩霞的房间就在一楼东侧前面一间,奸夫淫妇进门的时候,小军的手已经伸进了杨春的肉色内裤里面,在那揉着屁股肉。

  砰地一声,房间门被重重关上了。

  「我吃饱了,走了。」虹英面还没吃完就要走。

  「不能浪费。」我按住了她。

  「我不想听到那个声音,好淫荡。」

  「小妹妹,这叫快乐。」彩霞说。

  不一会儿,果然彩霞房间里面响起一声高亢的呻吟,接着就没完了,一浪高过一浪,实木的床咯吱咯吱摇响。

  「大朗叔叔,我真的吃不下了,好恶心。」

  「那你走吧。」

  虹英如逢大赦般跑上楼去,同时楼道里有个高跟鞋下来了。

  这时候往下走的不是周婷就是张晓梅了,两个漂亮的夜场女孩,这时候要准备上班呢。

  周婷出现在门口:「哇,吃面呐,大朗哥快给我也来一碗。我吃完再走。」
  「好勒!」我愉快地答应了。

  周婷很懂事,经常吃我的面,也会给我上,不过我上她的机会不是很多,她白天总是在昏天暗地的睡觉,晚上又要上班,身体不舒服又上不了,要见缝插针的上。

  「这动静真厉害啊!」周婷望着彩霞的房间说。

  我一边做面一边听,却发现彩霞没有回答,回头一看,她一手拿着筷子,一手放在腿间呢。

  我一下就精神了,这女人渴了,我有机会。

  「是啊,那男的很厉害,一个能干两个呢。」我故意挑逗。

  「真的吗?牛人啊。」周婷说。

  「你问彩霞就知道,她被干过。」

  「你才被干过呢。」彩霞竟然脸红了。她的手却舍不得拿上来。

  「我知道很多男人喜好双飞,结果哪个都满足不了,只有他一个人满足了。」
  周婷说。

  「我就可以。」我说。

  「大郎哥看起来挺厉害。」周婷说。

  周婷在其他人面前也是有点端着,不肯直接表露我们两个的关系。

  「彩霞,你就不要自摸了,等下把我凳子弄湿了。」

  「要死,谁自摸了,我下面痒不行吗?」彩霞白了我一眼,总算把手拿上来继续吃面。

  「让大郎哥帮你挠挠?听说他很厉害。」周婷竟然调戏彩霞。

  「你试过了?」彩霞问道。

  「我听说过。」

  「那你说的不算。」

  「啊,插死我,快插我,把我插死!彩霞快来,一起插,彩霞是个大骚逼,想男人了呢。」这时房间里显然进入高潮了,杨春开始胡言乱语,把彩霞也拖下水。

  「大郎,我去你房间休息一下。」说完彩霞夹着腿低着头上楼去了,我立马跟上。

  「唉,我的面!」周婷叫道。

  「哥先忙一会,你自己看着办。」我头也不回。

              第三章撕逼大战

  我跟彩霞前后脚进了我的屋,这是一间不到30平米的屋子,收拾得很干净,有一张大床,还有一张很漂亮的双人沙发。彩霞一屁股陷入沙发里,两腿夹得紧紧。

  「你紧张吗?」我问了一句。

  「你才紧张。我是兴奋。」彩霞不屑的回了我一句。

  「也是,彩霞可不是会紧张的人。喝点什么吗?」我说。

  「有啤酒吗?」

  我打开一个柜子,里面有各种酒,红的白的啤的,取了几罐啤酒打开。彩霞接过酒咕噜咕噜乱灌一气,仿佛给自己壮胆似的。

  「你有套吗?我已经湿了,你直接上。」彩霞说着把一只手探向腿间,把裙子撩开了一些,露出里面的红色三角裤。

  我也不废话,取了一只套走到她身前,一把脱下裤子,「帮我弄大。」
  「嘻,还拿上架子了,看老娘怎么收拾你。」彩霞一把揪住我下面,撸了起来。

  「哟,看不出来,大家伙。」我勃起了,吓了彩霞一跳。「你告诉我,楼下那个夜场妹是不是给你上过了。」

  「嗯,两个都上过。」这也没啥好否认的。

  「双飞?」

  「那倒没有。」

  我掏出套子戴上。一把将彩霞的裙子掀起到肚皮上,她生过孩子,肚子上有些妊娠纹。彩霞抬起屁股自动将内裤脱了下来,这是一只没有毛的逼,不是白虎,是刮的。

  「呵呵,刮这么干净,天天得刮吧。」我笑了。

  「两三天刮一次。」

  「自己动手吗?」

  「要不然呢。」

  「以后我可以帮忙,我手艺很好的,你看这里都刮破了。」我伸手掀起她一片阴唇,口子上满是黏糊糊的水。她的小阴唇又黑又长,像黑色的鸡冠肉。
  「轻点,痛!」

  「还是刮了好,看着干净。」我用手刮了一下她的阴蒂,彩霞嘴里发出一声娇吟。

  我一条腿跪在沙发上,将彩霞双腿抬起挂在肩上,做好了战斗准备。

  「快点,插我。」

  「你多久没做了。」我仍然不慌不忙。

  「3天。」

  「骗人。」

  「5天。」

  「还是骗人。」

  「你来不来。」彩霞眼睛一瞪。

  「来,这就来。」我扶起枪杆,在洞口摩挲起来。

  「操你妈,快干我。」彩霞爆粗口了竟然。

  「屁眼有没有被人干过?」我挑战着她的底线,此时主动权在我手上,如何能轻易满足她?

  「你先把我前面干爽了,后面也是你的。少废话,你给我快点。」

  「你这么骚,以前咋不给我干。」

  「但凡你有点男子气概,就啥也别说了,使劲的干我,把我干爽了,我以后天天给你干。」

  今天真是邪门了,类似的话听第二遍了,天气一热,这女人都开始发情了。
  不过她的条件很诱人,我不捉弄她了,挺枪插入,一杆到底,「啊!」彩霞一声惨叫,我知道她不是痛,是爽。她的叫声就是惨,天生的。

  由于不久前才在菊香那里发射过一炮,这回更加神勇,把彩霞干得狼哭鬼嚎,最后竟然憋不住兴奋,直接给我潮喷了,尿柱跟喷泉似的,射起一米多高,把我直接洗了一个澡。彩霞似乎爽到了极点,她一边喷射一边抽搐着双腿小腹。
  我找了一点润滑剂过来,抓住她一条腿,伸出一根手指按住她屁眼戳了两下。
  沉浸在高潮中的彩霞似乎没有发觉我的动作,直到我的小弟弟强行插入她菊花,仿佛才惊醒过来,眼睛瞪得老大,几乎凸了出来,嘴巴里发出撕裂的吼声,仿佛我塞进去的不是小弟弟,而是一根长木棍,通过她的肠道直接顶到了她的嗓子眼。

  「你弄死老娘了,这么粗好歹也慢慢地进啊。」

  说实话,她前面有点松,后面的紧致度才符合我的要求,来回几下抽插,我就兴奋得不行了,她的肠道挺干净的,不过毕竟没有洗过,还是带出了一些大便,我加紧抽插速度,终于发射了,这回我爽了,她却捂着肚子蜷在沙发上不肯下来,一副痛并快乐着的样子。

  「没想到你那么猛。」彩霞突然说了一句。

  「这算什么,小试牛刀而已。」我毫不谦虚。

  「呀,屎占你沙发上了。」她拿纸巾擦着下体。

  「没事,我会收拾的。」

  「以后你要是想插我,我就要在这个沙发上。」

  「你高兴就好。」

  「你插过多少个女人。」

  「数不过来了。」我也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

  「这幢楼是不是快插遍了?」彩霞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可以这么说吧。」我含糊道,其实还有好几个没拿下。

  「那小姑娘也上了?」彩霞两眼放光,搞得好像是她去插人家似的。

  「没有。我喜欢你这种熟女。」

  「切,人家不给吧。」

  「你爱怎么想都行。你一个女的怎么对小姑娘这么感兴趣。」

  「我喜欢女的给我舔下面,男的不行,胡子拉碴的。」

  「杨春帮你舔过吧。」我伸手扒拉了一下她的屁股。

  「你猜。」她笑了笑。

  「这还用猜,你们肯定互舔了。」

  「猜对一半,她给我舔了,我没给她舔。」

  「你怎么不帮她舔?」

  「你别看她长得漂亮,下面臭得很,毛也不刮,我哪里下得了嘴。」彩霞竟然说起小姐妹的坏话来。

  「不是可以洗的嘛,我看她经常洗屁股。」

  「那是我逼着她洗的,要不然她上不了我的床。我告诉你,她能一个星期不换内裤,撒完尿从来不擦的。」

  「看不出来,多漂亮的一个女人。」

  「女人是不能看表面的。」

  「那你还经常让她来这里打炮。」

  「她要求的,我也抹不开面子,再加上她肯给我口呢。」

  「下次我安排人帮你口。」我用手拨了一下彩霞的阴蒂。

  「真的假的,你能安排个小姑娘来吗?」

  「你怎么那么喜欢小姑娘。」

  「你管得着?」

  「你不会是双性恋吧。」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反正我特别喜欢小姑娘给我口。」

  「你男朋友是不是不要你了。」

  「滚。是我不要他了。」这女人倒是放开了,什么都给我说。

  「你这么漂亮,在工厂上班可惜了。」

  「可惜什么,我以前在夜场上过班你不知道吧。」

  「那怎么不继续了。」

  「那是青春饭,我老了。」

  「你风韵犹存啊。」

  「那也是老了,年纪这个东西骗不了人的。」

  「听说做妈咪可以赚钱。」

  这时楼梯有人踩着高跟鞋走上来。

  「你听谁说的,那不是一般人能干的。」彩霞起身把内裤穿上了。

  「再喝点吗?」

  「不了,我去楼下看看。」彩霞说着出门走了。

  我正要出门,看到东侧前间的白雪倚在门口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看啥呢?美女。」这个白雪是个骨感型气质美女,我并没有拿下她。
  「大叔,你这最近都来了些什么人啊?」

  「咋了呢?」

  「楼下有个女的,光着屁股趴在床上,门也不关。我都看见她那痔疮了。恶心死了。」

  白雪说的大概就是杨春了。

  「你看人房间干啥?」

  「房门就这么敞开着,趴着这么一个白晃晃的女人,谁能不看上两眼啊。」
  「那我也去看看。」

  下了楼,看见彩霞在院子里打电话,她房间的门还开着,一眼望去,果然,杨春白花花的身躯就那么趴着,腿还岔得开开的,果然看见一团红色痔疮吊在外面,我走了进去,拍了拍她的屁股,「美女,走光了。」

  杨春翻了个身,满脸的潮红还没有退去,白花花的奶子上和肚皮上都压出了凉席的花纹。

  「大叔,看啥呢?」

  「我不看啥,就看你的门还开着呐,提醒一下你走光了。」

  「谁不知道你这里住的都是女的啊,我不怕。」

  「你不怕,她们怕呀。」

  「她们怕啥?」

  「你的痔疮吓到别人了。你这规模恐怕要做手术去了吧?」

  「少见多怪。」杨春一把拉过裙子盖在肚子上。「大叔,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想上我?」

  「你叫我哥差不多,你也不小了。」

  「我30,你40多了吧。」

  「喊大叔怎么感觉像乱伦。」

  「我还没答应给你上呢,你怎么就扯到乱伦了。」

  「嘿,我还不一定要上你呢。据说你不爱卫生。」我故意挑拨道。

  「彩霞跟你说的吧。」她一下子坐了起来。

  「看都看出来了。还用人说。」我指了指她脱在一旁的内裤,裤裆那里颜色有点重。

  「工厂不是没有那个条件嘛。」她脸红了一下。

  「听说你撒尿不擦屁股。」看着美女脸色窘迫的样子实在是一种享受。
  「这个彩霞真是的,什么都说。」果然杨春脸更红了。

  「对了,你是不是刚刚把她睡了。」

  「怎么了。」

  「肯定是这样,谁睡了她,她就跟谁亲。」

  「听说你给她口交。」

  「她还给我口交呢。」

  「她说没有,从来只有你给她口。」

  「我承认我给她口的次数比较多,但是她绝对也帮我口过不少次。」

  「她说你太臭,一次都没有给你口过。」

  「她撒谎。我凭什么帮她口,还不是她教的,我其实对她一点兴趣都没有。」
  「而且,她还勾引小军,以为我看不出来。」杨春显然也是气急了。

  这时门口传来高跟鞋的声音,彩霞进来了。

  「哟,杨春你怎么回事,内裤也不穿。」彩霞问道。

  「凉快。」杨春明显有点对抗情绪。

  「赶紧起来,弄脏我的床了。」

  「彩霞姐,你凭什么嫌弃我。」杨春眼角带泪的起身穿衣服。

  「我哪有嫌弃你,你看看你下面都流出什么来了,小军又没戴套啊?」
  「那是我的事,你不用管,你凭什么嫌我臭。你敢说你没有给我口过?你连我的屁眼都舔过!我的痔疮是怎么回事,还不都是你弄出来的?」

  「好,杨春,以后你不要来我这边了,交情到此结束。」

  「这又不是你的房子,凭什么我不能来。」

  「那你倒是交房租啊。」

  「大郎叔,你还有没有房子,我就租你这。」

  「大郎,算我看错了你。」彩霞恨恨地看了我一眼。「杨春,我限你1分钟内离开这个房间,我不想再看到你。」

  「大郎,我去你房间,你插我,我今天没爽够。」杨春一边穿着丝袜,一边看着我。

  今天怎么了,大家都要求我插她们?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梦晓辉音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